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师兄实在太爱骗人了 > 第六章 天问
    说罢,吕恒拿出一片翠绿的槐树叶,将其震碎,便开始催动灵气,使用面具神通。

    牛头村附件的一座没有名字的土山包,杂草丛生,上面零零碎碎的有些坟碑,黄白供奉随着风摇动。

    在山包最上部,独独有两个坟碑是完整的,旁边则是一棵枯落,破败的老槐树,这槐树根部外露,枝叶破败,仅有最顶部的一根树枝上,还有几片翠绿的槐树叶。

    缓慢的,山头刮起微风,随即风势越来越大,槐树枝条开始随风舞动。随着舞动的频率越来越快。槐树居然浮现微弱的光点。

    这光点出现的同时,上端本是晴朗的天空瞬时间阴沉,阴云中有雷霆出现,风更大了。

    树旁的光点越来越多,如飘逸的萤火虫舞动在槐树旁边。阴云中的雷霆也越来越狂虐。

    轰,终于一道雷霆打落,一个个光点随即炸开,像有意识般,开始四散流窜。

    一道两道,雷霆居然也不管槐树,仅仅跟着光点,不断下落。数个光点在雷霆中毁灭。但更多的则在四散奔袭。

    光点在出了土山包后,雷霆似是无法触达,只是如人发泄一般在山脚落下,炸出一个个硕大的坑槽。

    光点在山脚缓停,又跳动着聚集在一起,往白云宗方向奔袭。

    整个光点出现到千百道雷霆下落过程,不足一分钟。而随着光点离去,山上原本被炸开的一个个巨大的坑落又恢复如初,连飘摇的白色冥纸也重新出现。

    只是老槐树的一片叶子由翠绿到瞬间变黄,又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吕恒盘坐于地,双手合结着道印,体内的灵气之海翻滚,灵气不断消散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不留余地的催动体内灵气,灵气自灵海涌出,又瞬间被神通耗尽。

    五气归元阵外开始缓缓出现钟鼎,异兽虚影。更有比之前大阵开启更嘈杂的仙人低语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那是麒麟么???”

    “还有玄武,我看见了玄武!”

    “这声音很古怪,在不断牵引我的灵海。”

    一众峰主议论声四起,这奇异景象对他们这些修道百年的人来说,也足够惊骇。

    “里面是不是只有吕恒了?还有人没出来么”吴仁义问道。虽然也十分惊异,但是作为掌门,面上要足够淡定。

    自己的好徒弟还没出来。他已经准备好随时入阵,带出吕恒。

    “只有吕恒了,此次真传25人,入道18人,道消6人,除了吕恒还未出来,其他人已经出来了。”马长老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待我入阵将吕恒救出来,”宋诗睛此时也顾不得什么,脸上的冰冷早就变成紧张。

    出现奇怪的异象,对于修仙者来说,并不是什么好事,修仙讲究与天夺气运,后面更是要经历三灾五劫,被上天注意在很多时候,出现的奇异景象就好像是对这些修仙者打了一个标记,被时刻观察,一旦不注意就是道消身死。

    “回来,回来,别着急,这好像是,是天问,对,这就是。”景乐天拉住了要起身的宋雨睛,由怀疑到笃定道。

    “天问?”一众人听了更是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天问,传闻有极为少数的人在蜕凡入道的仪式中,自己处于蜕凡期积累的凡尘经验,能帮助大道完善自身。而大道为了了结因果,将会给予其一个问天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剑洲上代剑尊,便曾问天,虽不知问何,但知天问之后剑道突破一瞬千里。百年之后更是在于域外邪魔大战中,一剑便碎了魔主的神魄,成了剑州魁首。”

    景乐天道出,只是声音的起伏还是听出了内心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,都别轻举妄动。拉开白云宗的九劫诛仙阵,屏蔽整个悟道崖外界的探测,整个在场的各位,在今日之后,必立大道之誓言,不得将今日之事说出。”

    吴仁义边望着已看不清虚实的五气归元阵,一边有条不紊的发号命令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的好徒儿,为师早就知道,你就是三年前祖师阁内寻道铃响动的原因,白云宗当代的天命之子,果然就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话语间,阵外的虚像已越来越凝视,开始出现凤鸣虎啸,钟鼎之声,仙人的低语却越发宏大。

    “槐树爷爷,快来呀,我快顶不住了,不然没人给你送终了。”

    吕恒此时眉目狰狞,一边咬着牙,一边榨干着自己最后的灵气。

    平时利用面具神通伪造个大道誓言,已经很消耗法力,而且随着法力修为提高,越来越困难。更别说,此时用面具刻录了虚假的知识,来欺骗大道。让他以为,自己得了完善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行为就像拿着假钱买东西,如果期间暴露了自己是假钱,要被商家送进警局。欺骗大道的代价可不是送进警局,是直接一步送到地府。

    就在吕恒快要耗尽灵力之际。一个个细小的裂缝在周围出现,一个个光球从里面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总算来了,再玩一点我今天怕是死在这了!!!”

    光球们似是十分嫌弃的绕了一周,才不情不愿的陆续飘进吕恒的体内。

    一瞬间,吕恒神识突涨,险些阳神出窍,体内灵海更是被瞬间填满,不够,还不够。灵海的边界在光球的进入下不断扩大,再扩大。直到吕恒的灵海比之之前大了十倍,才缓慢放缓。

    “这,这之后还会变回来不?”

    吕恒能清楚感受到自己的整个灵海离崩溃不远了,此次结束,怕是要进入一个长时间的疗养阶段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舞台已经展开,让我吕某给大家唱个戏吧。哈哈!”痛苦的已经嘴里不知道在口胡什么的吕恒,加大了催动神通的力度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阵法便破了,被一具有苍老气息的古钟撞开,刚刚还是虚影的异兽,此时居然实质的飘舞在悟道崖上空。

    仙人低语也变得清晰,老中轻三种声音纠缠。只是在场的众人听了一句又瞬间忘记了。

    吕恒暴露在众人视线里面,他盘坐在地上,看上去刚刚突破,身上入道的气息还不稳定,仍是双目紧闭。

    “法不能轻传。这是仙法,就和进入道妙之后不能传授个人之道一样,我们只能听到,但是瞬间会忘记。”景乐天解释的说道。

    又继续按着典籍说

    “果然是天问,那个钟,名为求道钟,在剑尊的异象记载中也出现过。吕小子已经入道成功了,天赋异禀呀,不,是天赋绝顶。”

    “要开始天问了么?很想知道他会问什么呢?”一长老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“还用说,奇珍异宝,道经秘籍,哪一个不是绝顶机密,问出来就赚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要是我,就问我道侣到底在哪,从修仙问道开始,我已经73年没有道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问问镜子吧,这种问题别劳烦天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嘛???”

    “就是意思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都给本宗闭嘴。”

    吴仁义斥了一声,却也好奇,从小开始,便兼备谦谦君子和人情世故的弟子会问出什么。

    吕恒在众人,甚至异兽的注视了,缓慢,无辜的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,我不是在突破么?”看着自己面前的奇异景象,作为一个刚刚入道的弟子,就算在成熟稳重,也不免惊讶。

    此时吕恒的脸上,充斥着惊讶,不解,还有一丝丝的慌张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,定是刚刚讲了那个啥子故事,你看,那么多异兽找上门了。”南宫雀没听见刚刚的议论,却对着南宫虎嘀咕。

    “可是故事讲的不是打龙么,为啥出现了一堆不是龙的呀”南宫虎不解道

    “你傻呀,龙二代的父亲总得认识一些老朋友吧,你没看宗内那些被我揍了的修士么,帮他们找场子的都是好像和他们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哇,姐姐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都揍了逼问他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吕恒经过适应,已经定住了心神。

    而这时,原本盘在天上的麒麟居然脚踩五色云气落下,发出了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吕恒么?”他喷了喷火息,他已经很久没接到上天的指示了。麒麟一族因上古犯下大错,要一族代天行责,直至弥补过错。

    而天问就是它负责,距离上次天问则已经上千年了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,请问,额,”吕恒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麒麟。

    “叫道友就行,都是求道中的众生。想必你入道成功后,已经知道你获得了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类修士,看着平平无奇,好像还气息不稳。但是既然大道下令,就要态度好一点,一句道友肯定不亏,先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”知道的,我已经想好了我的问题。“吕恒有些恭敬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”你可以提了,你提出之时,大道便会将答案落入你脑海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落入脑海,是否可以直接显化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你要要显化出来,与所有人共享?有趣,有趣!

    我执行天问这么多年,你倒是这是第一个这样的,你可以尝试试试,大道无所不能,你心里面默念就可以与它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很好奇你提问的问题是什么?”

    悟道崖上的人听到,也炸开了锅,共享天问,这是何等的气魄,所问的究竟是什么问题呢。

    此时的吕恒如舞台的中心,聚集了所有人的视线,也拨动了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吕恒整了整衣服,潇洒的笑了一声,先是拜谢了麒麟。

    随后朝天大声说道:“

    “我自出生,虽贫苦但有父母宠爱。

    命运不幸,父母离去,得师尊收留。

    自入宗门,师兄师弟,长辈峰主,待我厚恩。弟子失去家之后,白云宗便是我第二个,也是唯一的家。

    今得次机会,当报宗门养育之恩。

    “敢问大道,白云宗若想昌盛大兴,该如何,请赐教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麒麟在内,都十分震动。

    这是自从天问以来第一个,不问自己之事,而且为他人询问的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好一个人族修士,好好好,这世间还有如此恩重情深之人。我佩服呀,佩服佩服,你叫吕恒,我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麒麟先是一愣,随机狂笑着大声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好徒儿啊,好徒儿啊。师傅你看看呀,白云宗上的老祖宗看着呀,弟子收了一个好徒弟呀。”

    吴仁义早已感动得眼眶微润,有这样的徒弟,自己这一脉算是有所寄过来。回忆起和弟子的点点滴滴,自己居然还怀疑过弟子的谦谦君子都是演出来的,毕竟过于完美,现在看来,疑神疑鬼,都是自己的过错。

    想到这更觉得羞愧了,他按耐住把自己名字改成吴爱徒的冲动。

    指着众峰主道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,你们看看,一个个说为宗门,为宗门,谁有我徒儿忠义,不管如何,你们每一个人,之后吕恒无论出来何事,都要死不足惜相助,听讲了么!”

    众峰主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?”

    也不怪各个峰主,按照谁也没想到有吕恒这么无私的人。缓过神来也都一起应声。

    这是真傻还是真忠义呢,这么好的机会,居然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随着问题提出,大道已经给了答复。天空现了个巨大的幻象,一座高耸的山峰出现,山上更印着不知名的符隶。

    这山峰,赫然是出现在吕恒梦中的那座!!!!

    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自己找这座山峰多艰难,肯定是发动整个宗门的力量,让所有人都出海去寻找。

    若是山里的那个声音的主人是对自己不利的人,也有宗门试探,就算有损失,也是大道的指示,和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若是机缘,自己也是这声音主人第一个沟通的人,来寻找的人又是自己宗的,它也定会以为是自己派人寻找。

    里外不亏,血赚。

    吕恒想着就不由的开心,可惜面瘫,只能缓慢的牵动嘴角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大道的天问显示了自己梦里的山峰,而没有真正显示白云宗的兴旺指示。

    很简单,吕恒根本就没有要求大道将答案显化。

    自己在说完要将大道的消息公布示众之后,又在心里赶紧说自己反悔了,要只能自己听秘密。

    所以提问了一瞬间,答案已经出现在了吕恒脑中。

    至于之后的山峰,纯粹是自己利用面具神通搞出的幻象。

    不过在槐树爷爷的帮助下,居然连神兽也看不出一点端倪。

    看来槐叔的实力,还要另外盘算呀。

    一出好戏,就这样开始了。连祖师殿的寻道铃,都是当年自己用神通暗中伪装成,自己就是所谓的兴旺之主。

    一个完美的骗局,要五年设局,三年行骗。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