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招财锦鲤:猎户娇妻超旺夫 > 第1098章 庆王爷最爱的人
    众人起初都没明白她的意思,只是听着确实神奇,纷纷赞叹。

    然后唐时锦问:“诸位想要吗?”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么,那还能不想要??

    于是大家纷纷表示想要,然后庆王爷微笑着,掀开了托盘上的罩子。

    里头有许多药玉做的吊坠牌牌,挂在脖子上那一种,图案全都是采药仙女,本来这图案虽然少见,也没什么,可是一翻过来,后头注明“山水乾坤”。

    仕女图山水牌什么的,简直是要逼死文人/强迫症。

    大家顿时都晓得是咋回事儿了,纷纷憋笑接下了。

    然后当天,御书房的官员都开始用这种药玉茶碗喝茶,关键是连这茶碗,也是仕女图山水杯!!

    促狭成这样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但一天喝下来,确实觉得通体舒畅,立竿见影,尤其睡眠好了,精神也长了。

    于是大家默默的忘了强迫症,纷纷把山水牌挂上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,取代了先前的梗,成为红红火火的都城新梗。

    有人觉得庆王爷都是王爷了,真·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,为什么还如此的心胸狭窄,睚眦必报,明明自己画的不好还不许人说,要用这等手段报复回来,颇为上不得台面儿。

    有的义正辞严,让一些朝廷大员陪她做这种儿戏之事,有这个时间做一点与国与民有益之事不行吗……吧啦吧啦。

    唐时锦呵呵哒。

    老子本来就是走这个路线啊?老子就是从来不吃亏啊!哪怕开玩笑也不行!

    开玩笑吃的亏,老子就开玩笑的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正经吃的亏……嗯,估计他坟头草已经三米了,参见唐有德。

    谁说地位高就得宽容了?宽容了好叫你们蹬鼻子上脸儿?老子才不惯这个毛病!

    其实,要是这事儿只是君臣玩笑,小范围的,她也不怎么在乎,问题就是传的太广了,大家都拿她玩梗,还不许她反击了?

    她立刻跑去找桃六郎,让他把这些人骂回去。

    桃六郎还不给她写,表示你不是有辜东陌了,还想的起我??

    唐时锦:“……???”

    其实桃六郎还真没不给她写,辜东陌也不可能不写,对此十分心虚的锦临大帝也准备动笔……

    结果三大佬的文章还没出来,逸趣月报出来了。

    逸趣月报,本来就是说一些逸趣之事的,也提到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而且这上头,复制了唐时锦当年画的“昨日”的一部分,表示他拿着这画,与吴道子的画,XXX的画,一起让一个孩童看,孩童觉得唐时锦的更有趣;又拿着给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农看,老农也觉得唐时锦画的更好;但是让书生看,书生就说吴道子的更好,因为什么什么技法,什么什么高明……

    但是,他又找了一幅桃六郎的画,但是属了无名氏的名字,然后唐时锦的画告诉别人是庆王爷的,放给一些读书人看,读书人纷纷夸赞庆王爷的画十分别致有趣。

    然后文章就说,吾自此习得了惊天画技。

    下头配了一张图,画了一颗乱七八糟被世俗所污之心,上头写满了各种“技法”,属名属了个“天下第一画家”。

    真的是不加一字褒贬,嘲讽之意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唐时锦简直要爱死他了,立刻拿着给炎柏葳看,给桃六郎看,给辜东陌看……给所有人看,然后她郑重的宣布:“从此之后,小撷儿就是我最爱的文人了!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大佬默默的收起了写好/尚未写好的文章。

    所以强强竞技什么的,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对方会出什么招儿,这一次他确实赢了,赢的大气。

    唐时锦不能公开赏他,于是趁着夜黑风高,给他送去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东西,还写了一句“心中有丘壑,眉间显山河”装裱了送给他。

    于是此事盖棺定论,被嘲了的大员们也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,Q版画什么的,确实是另外一种画法,与其它的画,没有什么可比性,硬要拿那些画技去比对去嘲笑,本来就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炎柏葳唯一庆幸的就是,这事儿唐时锦并没有记到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所以秀恩爱也是有风险的,以后要有选择的秀才行。

    穆完璞忙着信政司的事情,成功的错过了这个热闹,回来上折子要钱,还向唐时锦打听:“这逸趣月报到底是谁弄的啊?那文章是谁写的啊?”

    唐时锦道:“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穆完璞十分怀疑,又不敢再问。

    只能又问:“听说王爷收了一员大将?不知能不能认识一下?”

    唐时锦道:“他这会儿在财政阁,”她把折子还给他:“去吧,正好让他们把你这个再核算一下。”

    于是穆完璞就带着折子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起初核算过,这是再一次的核算,相对简单,不到两个时辰就完事儿了,成功的让辜东陌见识到了核算的神奇,顺便……又从国库里划拉走了一大笔银子。

    晚上炎柏葳回来,就听到她在悲悲切切的唱:“小白菜呀!地里黄呀,两三年呀,没了钱呀……”

    炎柏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关键她吃完了饭,还一直在唱:“没了钱呀……没了钱呀……没了钱呀……没了钱呀……”就这一句,无限循环,没完没了!

    炎柏葳过去看儿子,小天佑也一直在唱:“没了钱呀……没了钱呀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打岔都忘不了!

    所以国库现有的八千多万到底是什么??

    炎柏葳被她唱的啊,是明明没花钱都心虚,过来问她:“要不我从私库匀给你一点?”

    唐总幽幽的看着他:“你这是在侮辱我!!我身为一个财神爷,怎么能动老婆的私库!”

    炎柏葳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行,行吧。

    于是她高大英武的皇帝老婆,就心安理得的转身去批奏折了。

    目睹了这一切的辜东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没什么,他就是觉得,当庆王爷的随身挂件什么的,需要有一个强悍的心脏。

    然后唐时锦继续哼唱着:“没了钱呀……没了钱呀……”一边用眼神儿询问他有啥事儿。

    辜东陌道:“关于预算的,东陌试写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时锦点了点头,就坐下开始看,一边看着,终于停了哼唱,不光皇帝陛下松了口气,连辜东陌都暗暗松了口气。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